今天是
美国中文网 首页 娱乐 查看内容

郎朗手伤后在上海复出:感觉世界重新给我开了一扇窗

时间: 2018-12-1 22:01| 来源: 澎湃新闻|查看: | 评论:   发表评论 分享到微信

摘要: 因为左手练琴受伤,钢琴家郎朗暂别舞台一年多时间,何时复出、复出后的状态如何,成了业界和乐迷最关心的事。
因为左手练琴受伤,钢琴家郎朗暂别舞台一年多时间,何时复出、复出后的状态如何,成了业界和乐迷最关心的事。

12月1日晚,在指挥大师弗朗兹·威尔瑟-莫斯特带领下,郎朗随维也纳爱乐乐团登台上海东方艺术中心,一曲《c小调第二十四号钢琴协奏曲》,让人再次得见他的风采。

复出后在上海首秀,郎朗依旧阳光、健谈,语速、表情与手指的速度一样飞快而生动。有人调侃他瘦了,有人说他从外在的灵动走向内心思考,音乐更往下沉了。

郎朗手伤后在上海复出:感觉世界重新给我开了一扇窗_图1-3


有着176年历史的维也纳爱乐是古典乐界的“超级天团”,其高超的演奏水准和泛着金属光泽的“维也纳音色”,让全世界音乐爱好者倾倒,也吸引了一代代作曲家、指挥家、独奏家与之共创辉煌。

2016年,东艺与维也纳爱乐签署了五年战略合作协议,双方约定,未来五年,维也纳爱乐每年都将以全团阵容登临东艺,同时从世界范围邀请名指随团。

作为当今唯一一个不设常任指挥的乐团,维也纳爱乐每次巡演请谁来指挥,总是外界关注的焦点。签署协议后第二次来访东艺,维也纳爱乐请来了莫斯特。

出生于奥地利并在当地完成职业音乐教育,从血统到学统,莫斯特都有着奥地利基因,是一位真正的奥地利本土指挥家。2010年,莫斯特接替小泽征尔成为维也纳国家歌剧院艺术总监,因为维也纳爱乐与维也纳国家歌剧院共享同一套演出班底,这也意味着莫斯特与维也纳爱乐彼此都非常熟悉,相当有默契。

自从2005年与维也纳爱乐在美泉宫合作,郎朗就成了维也纳爱乐的常客,双方至今合作了46场音乐会,在5位不同指挥的带领下录制了6首钢琴协奏曲。

“维也纳爱乐对我艺术生涯的帮助无可替代。”郎朗形容,维也纳爱乐一直维持着非常传统的“维也纳之声”,其音色既像丝绸又像珍珠,“乐团每天都在演奏难度最高的歌剧,比如瓦格纳、理查·斯特劳斯,所以乐手之间有着完美的配合,他们闭着眼不看对方,都很有默契。”

郎朗说,如今国际舞台上很多乐团水平都很高,声音也接近,但是维也纳爱乐永远不卑不亢、无比华贵细腻,音乐演绎极具感染力。

“有时候,太国际化的乐团容易把自己的声音特点抹掉,变成一种声音,但维也纳爱乐还是保持了最纯正最传统的声音,你一听到,就知道这是维也纳爱乐。它的声音不可复制,当一个乐团的声音不可复制的时候,它就是不可超越的。”

“更重要的是,他们有创新精神,不断努力往更深层次的艺术去进取,这种上进心很难在别的乐团看到,特别宝贵。”

此番携手来上海,郎朗搬出了复出后最拿手的莫扎特《c小调第二十四号钢琴协奏曲》。

莫扎特一生创作了27首钢琴协奏曲,其中大部分是大调,只有两首是小调,“《第二十四号钢琴协奏曲》非常神秘、非常有魔力,不管是钢琴家还是乐团,都需要拿出高水准的艺术修养和演奏技巧,就像打乒乓一样,有来有往,配合默契。”

郎朗笑说,自己小时候总是弹不好莫扎特,莫扎特的曲子看起来音不太多,但真要弹好,要在那么一个细致的作品里找到灵魂,找到令人向往的梦幻的音色,很难,对演奏技巧和个人修养都提出了很高要求。

而在习练莫扎特的钢琴协奏曲上,郎朗坦言,让他学到最深精髓的,除了奥地利已故指挥大师哈农库特,便是这次同台的莫斯特了。

“去年我休息了一年,这一年里,我有了更多时间去感受原本没时间经历的人生。复出后,我弹莫扎特感受不一样了,不光莫扎特,所有曲子都有些不一样了,感觉世界重新给我开了一扇窗。”

郎朗感慨,一个音乐家不管有多少天赋、有多幸运,不管来自什么地方、背景、条件,还是要时刻去努力、去追求、去进步,“当你掏空自己的时候,你所有的幸运就没了,我非常清楚这一点,所以我会不断找机会去学习、去进步,把自己建设地更好。”

12月2日晚,维也纳爱乐还将携小提琴家沃克哈德·斯特德、大提琴家彼得·索莫达里带来勃拉姆斯《小提琴与大提琴双协奏曲》,以及瓦格纳《众神的黄昏》选段。
深度追踪

    高兴

    难过

    感动

    无聊

    愤怒

    搞笑

    路过
    »
    发表对《郎朗手伤后在上海复出:感觉世界重新给我开了一扇窗》的评论

    (发表评论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无关内容)

    目前还没有评论 【我要发表评论




    关于我们|节目信息|反馈意见|联系我们|主编信箱|招聘信息| 清除痕迹

    ©2018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