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美国中文网 首页 财经 查看内容

美国“破产重组之王”要拯救中国百年钢企

时间: 2018-2-3 10:06| 来源: 界面新闻|查看: | 评论:   发表评论 分享到微信

摘要: 站在重庆长寿长江大桥上望去,浩渺寒江上弥漫着薄雾,江水自西向东,江面上的货船自如来去。坐落在长江长寿流域南岸的重庆钢铁股份有限公司(601005.SH/01053.HK,下称重钢)厂区上方,飘散着白色的烟雾。 ... ...

据界面新闻2月3日报道,站在重庆长寿长江大桥上望去,浩渺寒江上弥漫着薄雾,江水自西向东,江面上的货船自如来去。坐落在长江长寿流域南岸的重庆钢铁股份有限公司(601005.SH/01053.HK,下称重钢)厂区上方,飘散着白色的烟雾。

很难看出,重钢刚刚走出破产清算和退市的双重危机。

由宝武钢铁集团牵头的国内首支钢铁产业结构调整基金入主重钢,完成了中国钢铁行业的首例市场化重整。重整前资不抵债的重钢,负债总额约417亿元,重整后资产总额251亿元,负债降至71亿元,资产负债率降至30%左右。

风雨飘摇

1890年,湖广总督张之洞筹建了中国近代第一家官办钢铁企业汉阳铁厂,中国钢铁工业蹒跚起步。1937年“七七事变”后,汉阳铁厂逆江西迁至重庆,定址重庆大渡口,成为重钢的前身。

1997年,重钢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和香港联合交易所上市。2005年,重钢以85.5亿元的销售收入入围《财富》杂志中国上市公司100强榜单,名列100位,是新上榜的13家公司之一。

2011年,重钢实施环保搬迁,从大渡口迁至重庆长寿经济技术开发区,650万吨钢生产线在长江长寿流域岸边投产。

美国“破产重组之王”要拯救中国百年钢企_图1-3

坐落在长江边的重钢。摄影:蒋瑜沄

环保搬迁、生产规模扩大造成成本增加,再加上在物流和市场位置等劣势的影响,这家以船板产品闻名于业界的钢企,挣扎在微幅盈利和亏损之间,靠着政府的补贴输血,艰难度日。

在2011-2015年的五年间,重钢隔年亏损。在2011年、2013年和2015年,重钢分别亏损14.71亿元、24.99亿元和59.87亿元。2012年、2014年盈利,净利润分别为9881万元和5143万元。这两年间,政府向重钢分别发放了20亿元和9.23亿元补贴。

2016年,钢铁企业普遍扭亏为盈,重钢仍亏损46.86亿元。该年底,重钢的资产负债率由2015年的89.78%升至100.29%,净资产-1.07亿元。2017年3月1日,重钢正式“披星戴帽”,更名为*ST重钢。

“重钢亏损既有外部市场原因,也有内部问题:一是产品和市场错位,二是资源配置错位,”重钢新任总经理李永祥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重钢)成本高于全国、区域同行水平。同样质量的产品,价格水平相当,效益只能通过成本来体现。”李永祥曾任宝钢股份副总经理、梅钢公司董事长,重整计划通过后调任重钢。

李永祥举例称,仅在炼铁这一环节中,同样2500立方米的高炉,低成本钢企消耗燃料500公斤/吨,普通水平钢企消耗燃料520公斤/吨,重钢需要消耗550公斤-560公斤/吨。仅此一项,重钢的成本就高出了10%以上。

采购焦炭的最佳方式是直接和煤矿企业签约。但由于长期经营不善,煤矿企业不愿与重钢签订长协,重钢只能依靠贸易商采购。“越没钱越买廉价原料,消耗就越大,从而造成了成本的上升,步入恶性循环。”李永祥说,“与沿海钢铁企业相比,重钢最大的劣势是物流成本高。”

预见到连续亏损后,重钢寄希望于2016年6月开始的资产重组,希望通过剥离钢铁业务,注入渝富集团100%股权,成为国有资本运营公司首个上市案例。但事不遂人愿,酝酿近一年的资产重组事项,因注入资产涉及相关监管政策的要求,剥离较为复杂等原因宣告失败。

破产清算和退市的双重危机在逼近重钢。


123下一页
深度追踪

    高兴

    难过

    感动

    无聊

    愤怒

    搞笑

    路过
    »
    发表对《美国“破产重组之王”要拯救中国百年钢企》的评论

    (发表评论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无关内容)

    目前还没有评论 【我要发表评论
    今日热点



    关于我们|节目信息|反馈意见|联系我们|主编信箱|招聘信息| 清除痕迹

    ©2018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