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美国中文网 首页 财经 查看内容

在美联储监管银行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华裔女高管为你揭秘一个总被误读的美国央行

时间: 2018-6-11 18:37| 查看: | 评论:   发表评论 |原作者: 王晶分享到微信

摘要: (编辑 王晶)“飞机进入纽约时,在曼哈顿上空盘旋而过,下面成群结队、鳞次栉比的摩天高楼,尽收眼底。那种豪迈壮观。威武磅礴的气势,让人情不自禁、叹为观止。我当时简直惊呆了,世界上居然还有这等奇观,在这弹丸之地上聚集了那么多铺天盖地、无与伦比的 ...
(编辑 王晶)

“飞机进入纽约时,在曼哈顿上空盘旋而过,下面成群结队、鳞次栉比的摩天高楼,尽收眼底。那种豪迈壮观。威武磅礴的气势,让人情不自禁、叹为观止。我当时简直惊呆了,世界上居然还有这等奇观,在这弹丸之地上聚集了那么多铺天盖地、无与伦比的森林式大厦,齐刷刷,雄赳赳,傲然挺立。多伦多那几幢高楼,与之相比,真实小巫见大巫,不可相提并论。——《我在美联储监管银行》”


1996年的纽约之旅,让卢菁受到了极大震撼,她一下子改变了初衷,不再安于在加拿大多伦多的约克大学担任经济学教授,她想要跳出象牙塔的世界,到纽约华尔街闯荡一番。


卢菁,1993年起在加拿大多伦多的约克大学担任经济学教授,1998年进入纽约联邦储备银行担任高级银行检查员,2001年加入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纽约投资银行分部担任执行董事,现任鑫根资本美国董事总经理。由于天生勤奋好学,再加上扎实专业的金融背景,卢菁的职场生涯可以算是顺风顺水,波澜不惊。


在美联储监管银行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华裔女高管为你揭秘一个总被误读的美国央行_图1-3

(卢菁接受美国中文电视/美国中文网专访)


【“我在美联储监管银行】


位于曼哈顿下城,与华尔街一步之遥的纽约联储,在整个美联储系统中担任着最为重要的角色之一。一方面,身处纽约所带来的独特地理优势,令其得以接触美国乃至全球最知名的投资银行、金融机构;另一方面,纽约联储还担负了执行公开市场操作、调控外汇市场、替国外中央银行、政府和国际机构存放其黄金储备的特殊职责,这是其他11家地方联储所不具备的职责。值得一提的是,纽约联储是全球最大的黄金储备地之一,保存着总量约四分之一的黄金,不过其所保管的并非是美国政府的黄金储备,而是其他国家的黄金储备。纽约联储主席也是美联储的三号人物(一号人物和二号人物分别是美联储主席及副主席),终身具有投票权。在12位地方联储主席中,每年只有5位具有投票权,除了终身投票权的纽约联储主席,其余由另外11名地方联储主席轮流拥有。纽约联储主席的特有权责更突显了纽约联储在整个联储系统中的地位


1998年加入纽约联储的卢菁,担任银行监管方面的重要工作,而在那时,在纽约联储工作的中国人并不多见。谈到为何从大学教授这份令不少人向往的工作转战华尔街,在接受美国中文网记者专访时,卢菁坦言,从学校走出来的人并没有切身在华尔街的实战体验,而在纽约联储的工作,如同是校园和华尔街的一个中间地带,既可以把过去学到的经济学理论应用到政策研究上,同时也能了解整个金融行业的运作过程。


在美联储监管银行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华裔女高管为你揭秘一个总被误读的美国央行_图1-4

(在纽约联储工作时的卢菁)


尽管在纽约联储仅工作了三年半的时间,但她却历经了多个重大项目,充实而有趣。卢菁在纽约联储担任的第一份工作是针对有关巴塞尔资本协议的调研考察工作,鉴于当时银行业对巴塞尔I的批评越加厉害,她与另一同事组成了一个两人特别行动小组,作为先锋部队走访了包括摩根大通、瑞信、巴克莱等六大金融机构,深入银行内部了解其报表和模型,然后再回到联储做出相关提议。卢菁回忆道:“巴塞尔项目是当时纽约联储非常重要的项目,可以说是‘通天’的。纽约联储主席到各地去演讲,这个都是他讨论的重点。他需要的资料都会直接从我们这里获取,以让他在演讲中可以有的放矢,掌握实时动态。”除了参与对全球金融监管具有重要影响的巴塞尔项目,卢菁还参与了1998年花旗集团与旅行者集团的合并评估工作,并组织了多种培训项目,在通过各种机会增长见识的同时,不断学习新知。



在美联储监管银行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华裔女高管为你揭秘一个总被误读的美国央行_图1-5

(卢菁在美联储培训的证书)


【总被误读的美联储:并非是一家私人银行】


作为美国的中央银行,美联储却与其他国家中央银行的性质有所不同,虽然美联储是在1913年由国会通过《联邦储备法案》而成立,但美联储并不属于政府行政部分。一直以来,美联储都坚持其独立于政府的特性,但由于其与政府的密切往来,比如美联储主席就是由总统提名,所以外界也对美联储的独立性颇有一些争议。作为曾在联储工作的内部人士,卢菁解释道:“一直以来,独立性都是一个很火的话题,经常被大家拿出来说事。大家的第一个问题是美联储是否独立于政府,第二问题是美联储是否是一个私人银行,而非中央银行。那时《货币战争》就把美联储说为一个私人银行。


其实,美联储与其他国家中央银行的架构非常不一样,其他国家的央行大多是政府的一个部门,由财政部任命该国中央银行行长。而在美国,1913年由国会通过了一个《联邦储备法案》,由此建立了一个机构,叫联邦贮备银行,并不叫中央银行。而在该行建立之前,其实美国已经尝试过两个中央银行,但并没有得以延续。由于美国的经济总是有周期的持续性,所以银行界认为应该有一个最后的贷款人,充当支柱的角色,提供流动性。所以美联储不属于美国政府,而是属于受国会授权的机构。所以大家可以这样看待美联储的角色:美联储属于国会监管,国会对美联储有责任有义务。这是为何美联储主席一年至少有四次去参加国会听证,汇报工作。有时候如果经济突变,那他/她去参加国会听证的次数还会更多。从汇报路径来看,美联储的权责是国会给予的,是独立于政府的。


此外,美联储自负盈亏,从债券、为银行提供清算结算服务等方面实现营收,这与通过纳税人的钱来支撑运作的政府机构就有了本质不同。由于美联储在财政上的独立性,也赋予了其很大的话语权。”


卢菁表示,美联储的责任是从《联邦储备法案》中获得的,其要维护美国整个货币系统、金融系统的稳定性、安全性和灵活性。这与政府并无直接关系。此外,美联储邮箱的后缀是.org区分于政府机构的后缀.gov,正是想说明自己独立于政府,并非政府机构。美联储也并非私人银行。因为如果是私人银行,那么就有董事会,并由董事会选出CEO。虽然美联储也有董事会,但美联储的主席并非由董事会选出,而是由美国总统提名,国会审批通过。所以,美联储实则并不是私人银行。


【女性成功与否,在于她如何平衡相互冲突的目标


2001年,卢菁离开纽约联储,加入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纽约投资银行分部,由此正式进入了华尔街。其实,卢菁在接到投行入职邀请的同时,在纽约联储的工作也正风生水起。她一度面临职业选择难题。“我经历过很多职业改变,在选择的路口,我所基于的考虑是:如果新的地方能让我学更多的东西,由此能更胜任我现在的工作,那么我会去尝试新的工作。比如当时我就在思考,如果我前往投行工作两年后,是否能更加胜任现在联储的工作?我认为答案是肯定的。因为联储与真正的市场还是有一定距离的,但如果是投行,就离市场更近了一步。既然去银行工作可以增加我的资历,那为何不去尝试呢?”基本上,卢菁在面对职场选择时的思考过程都会做这样的考虑,以学习为重,以增长自己的见识为出发点。而这,得以令她在风云突变、更新速度极快的金融市场永远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今年5月25日,纽交所迎来其226年历史上首位女性掌门人,这令职业女性在金融市场所谓的“女权”话题再次被市场热议。而作为一名在华尔街摸爬滚打的亚裔女性,记者也与卢菁谈到了这一社会问题。不过,卢菁对这方面的看法却非常客观和正面。“一方面这是客观情况,我们不能否认美国对于亚裔及女性来说有一种隐形的障碍,不过这不能说就是歧视。制度的建立就是所谓的‘old boys’ club/network’,基本上C级别的高管都是男性+中年人+白人。在已有的制度下,如果他们要选候选人,自然更倾向于他们信任熟悉、有共同世界观、沟通容易的人,“同类”就会容易合拍。但与我们就不一定合拍,一个简单的例子就是没有共同的体育话题。所以我们可以在工作上、业务上做的很好,但升到高管却有更多障碍。由于他们对亚裔、女性不了解,所以可能会出现一些歧视,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无知带来偏见’。反过来在社区,比如在PTA(家长教师协会),则通常都是由女性把持,如果一个男人要进入,那也是很困难的。


另一方面,女性与男性的职场之路也是不一样的。普遍而言,男性会认为事业是唯一的目标,但女性却有很多目标,比如家庭和孩子,而这些是相互冲突的目标。我认为对于女性来说,衡量其成功与否的并不一定是她能挣多少钱,在职场的职位有多高,而是她如何平衡这些相互冲突的目标,平衡家庭和工作。女性在人生的不同阶段,侧重点应该有所不同。在物质世界中,有很多数量化的东西来衡量一个人成功,我认为这个价值观应该改变一下。但很多比如亲情友情,子女教育等都不能用数量来衡量,也许对人生更重要。我们需要更多精力放在后者。”


深度追踪

    高兴

    难过

    感动

    无聊

    愤怒

    搞笑

    路过
    »
    发表对《在美联储监管银行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华裔女高管为你揭秘一个总被误读的美国央行》的评论

    (发表评论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无关内容)

    目前还没有评论 【我要发表评论
    今日热点



    关于我们|节目信息|反馈意见|联系我们|主编信箱|招聘信息| 清除痕迹

    ©2018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