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美国中文网 首页 时政 查看内容

恶魔的证据:731部队历史罪证是如何被挖掘的?

时间: 2018-4-16 19:41| 来源: 北京日报|查看: | 评论:   发表评论 分享到微信

摘要: 这份名单包括了几乎所有的731部队队员实名,是全面了解731部队构成的最珍贵资料。日本政府保管着详细的731部队档案一事也首次得到确认。


▲侵华日军731部队罪证陈列馆内锅炉房遗址。


▲731部队使用过的木质卷柜,卷柜上刻有“石井部队”字样。


原标题:恶魔的证据

本报记者米艾尼


本月14日,日本国立公文书馆(相当于国家档案馆)公开了731部队留守名册中3607名成员的真实姓名。在二战结束七十多年后,这是在侵华战争期间罪行累累、恶名昭彰的731部队首次被披露成员名单。这份名单包括了几乎所有的731部队队员实名,是全面了解731部队构成的最珍贵资料。日本政府保管着详细的731部队档案一事也首次得到确认。

731部队研究的是被国际条约明令禁止的细菌战、毒气战,被用来做活体实验的,是大量中国人、朝鲜人和盟军战俘——一个个活生生的人!

因为曾被用作这支恶魔部队的番号,“731”这个特定的数字组合出现的时候,总会散发着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恐怖气息。

二战结束距今已七十余年,罪行累累的731部队,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审判,甚至在很长时间里被人为遮掩起来。几十年来,包括有良知的日本人在内的世界各国学者专家,不断挖掘、揭露731部队的种种罪证,却始终换不来日本政府对731部队罪行的认罪和忏悔。

挖掘731部队真相是一段崎岖曲折的长路。无论日本承不承认,真相就在那里,铁证如山。

恶魔的证据:731部队历史罪证是如何被挖掘的?_图1-5


▶731部队的创立者和领导者石井四郎。

躲过东京审判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在接下来的近三年时间里,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二战日本甲级战犯进行了审判。东条英机、土肥原贤二、板垣征四郎、松井石根等战争贩子被判处绞刑,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但是,东京审判被告席上的28名甲级战犯,没有一个人对731部队的罪行负责。731部队的所有成员,没有一个人被起诉、审判,甚至在东京审判的整个过程中,都没有提及“日军731部队”。

唯一的一次,731部队最令人发指的行径——“活人人体试验”,在法庭上被一位美国法官偶然提及,却点到即止,含糊而过。

1946年8月29日,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上,美国法官沙顿宣读《南京地方法院监察处关于敌人罪行的调查报道》,其中提到:“敌方多摩部队把擒获的平民运到医学实验室去实验传染血清的效能。这个部队是最秘密的组织之一,该部队所杀害的人数是无法确认查明的。”

法庭主席问:“您不想再提供我们一些关于所谓在实验室内实验毒血清效能的证据吗?”

沙顿却说:“此刻我们不想拿出关于本问题的补充证据……”

在汗牛充栋的东京审判历史资料中,再也找不到任何与“活人人体试验”相关的继续追问。美国法官“不想拿出”补充证据的措辞,现在读来,引人深思。

沙顿提到的多摩部队,是侵华日军在华北、华中、华南的三大细菌部队之一,但是相对于关东军下属的731部队,可谓是“小巫见大巫”。731部队是日军细菌部队的鼻祖,产下了一众徒子徒孙。

多摩部队本部设于南京,对外称华东派遣军防疫给水部。


123下一页
深度追踪

    高兴

    难过

    感动

    无聊

    愤怒

    搞笑

    路过
    »

    相关阅读

    发表对《恶魔的证据:731部队历史罪证是如何被挖掘的?》的评论

    (发表评论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无关内容)

    目前还没有评论 【我要发表评论
    今日热点


    关于我们|节目信息|反馈意见|联系我们|主编信箱|招聘信息| 清除痕迹

    ©2018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