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美国中文网 首页 时政 查看内容

习近平看望 他是唯一没穿军装的院士

时间: 2018-5-16 20:38| 来源: 政知见|查看: | 评论:   发表评论 分享到微信

摘要: “主席好,我叫杨裕生,工程院院士”,杨裕生(1932年生)是唯一一位没有穿军装的院士。
16日上午,习近平视察军事科学院的消息,是当晚《新闻联播》的头条。

习近平这次视察的消息,距离军事科学院调整组建尚不足一年。去年7月19日,新调整组建的军事科学院成立大会在北京八一大楼举行,习近平曾授军旗、致训词。

军事科学院的位置有多重,政知君这里不妨借用此前军事科学院内部人士的一句话——新的军事科学院就是中国科学院、中国社科院、中国工程院在军队的集合体,是全军科研的“航空母舰”。

没错,是智囊。

3个行程

根据《新闻联播》披露的消息,当日习近平的行程主要有三个:

9时15分许,习近平来到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考察相关科研工程进展情况

离开军事医学研究院,习近平来到军事科学院机关,特意看望了在军事科学院工作的“两院”院士

随后,听取军事科学院工作汇报,并发表重要讲话

先来说习近平的第一个行程——军事医学研究院。

这个研究院是军事科学院下设的8个研究院之一——去年7月军科院调整组建后,下设了8个研究院,分别是战争研究院,系统工程研究院、国防工程研究院、军队政治工作研究院、军事医学研究院、军事法制研究院、国防科技创新研究院、防化研究院。

当日,习近平还接见了军事科学院第八次党代会全体代表,同大家合影留念。新闻画面显示,战争研究院副院长毛新宇也在其中。

习近平看望 他是唯一没穿军装的院士_图1-1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注意到,今年5月15日,《解放军报》曾对军事医学研究院的某药物研究所进行了报道。这个研究所担负着中国战场损伤医学防护、特需药品及重大疾病防治药物研究等任务,是医学防护领域维护国家和军队安全的重要力量。

文中提到,“研究所成立初期,为尽快研制出可靠的防护药品,科研人员不惜以身试药,参加试服试注者累计达3000多人次,最高服用剂量为临床应用的8倍。”

文中还提到了这样一件事儿:

中国各地频发H5N1禽流感疫情时尚无自主生产的抗流感特效药,紧急接洽外国制药公司,得到的答复是:4年后才能供货——这意味着,4年内中国若出现大规模流感疫情,13亿人口将面临无药可用的困境。就在面临“卡脖子”的时刻,这个研究所自主研制的抗流感病毒药物,在较短时间内完成了全部临床前工作。紧接着又协助国家建设抗流感药物生产线,完成了国家和军队战略储备任务。

2015年8月天津港发生特大火灾爆炸事故时,当时,救援人员向着爆炸核心区的“最美逆行”,令万千网友感动。该所研究员王永安就在那次逆行的行列中。

唯一一位没穿军装的院士

“应该说,每一个人都会有一个厚厚的功劳簿,也有一段很好的故事,我对你们为我们国家特别是我们国防军队建设作出杰出的贡献予以致敬,并且表示衷心的感谢”。

离开军事医学研究院之后,习近平到了军事科学院机关,特意看望了在军事科学院工作的“两院”院士,这些院士来自国防工程研究院、军事医学研究院、防化研究院等。

“主席好,我叫杨裕生,工程院院士”,杨裕生(1932年生)是唯一一位没有穿军装的院士。

习近平看望 他是唯一没穿军装的院士_图1-2

△杨裕生

杨裕生,核试验技术、分析化学专家,1995年5月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他开创了中国的蘑菇云取样和核武器化诊断研究学科 。

1952年毕业于浙江大学化工系,留校任教几年后,他又先后到中科院化学研究所分析化学专业和苏联科学院地球化学与分析化学研究所进修。

学成归国后,杨裕生回到中科院继续潜心科研,1963年他曾和来自全国科研战线的科技精英们一起,放弃了大都市的优越的生活条件,到了大西北荒无人烟的戈壁滩,从事一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进行中国首次核试验。

据《功能材料信息》杂志披露,1963年3月,杨裕生奉调参加了中国核试验基地研究所的筹建工作,研究所于当年6月成立,杨裕生担任核物理与化学研究所副主任兼取样分析队队长,创建了中国核试验烟云取样和核武器威力与性能的放射化学分析诊断技术。

“由于他为我国第一次核试验的成功作出了突出的贡献,1964年荣立了二等功”。

坐在习近平身边的院士

“主席好,我是吴祖泽,我是军事医学研究院、中国科学院院士”,当日的看望中,“中国造血干细胞之父”吴祖泽也在其中。

习近平看望 他是唯一没穿军装的院士_图1-3

△吴祖泽

吴祖泽被誉为“中国造血干细胞之父”。

他撰写了中国第一部介绍实验血液学基本理论和实验技术的专著,在国际上首次获得人源性肝细胞生长因子,成功实施了世界首例胎肝造血干细胞移植治疗急性重度骨髓型放射病人手术。

政知君注意到,习近平在看望后曾与这些院士合影,孙曼霁就坐在习近平身边,他也是军事医学研究院院士。

习近平看望 他是唯一没穿军装的院士_图1-4

△右为孙曼霁

据军网披露, 今年87岁高龄的孙曼霁每天仍准时到达办公室,给自己泡上一杯热茶后,就开始一天的忙碌:查阅最新的科技文献,与课题组成员探讨工作进展,接待来访的科技界同行。

上述媒体披露,孙曼霁1954年分配到该院工作,他参与完成的战时特种武器伤害医学防护研究课题,获得了中国医药卫生领域唯一的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

“我一直惦念着大家”

“我从事的是人工智能、无人驾驶”,系统工程研究院研究员李德毅院士也向习近平介绍了他的工作,“无人机、无人车、无人船我们都做”。

习近平看望 他是唯一没穿军装的院士_图1-5

△李德毅

“现在这方面已经比较成熟了吧?”习近平问。

李德毅回答说,“这块比较火,全世界都在做,我们做的也还是有我们自己的特色”。

除了上述院士外,国防工程研究院研究员、工程院院士顾金才,军事医学研究院研究员、工程院院士夏咸柱等也在其中。

习近平看望 他是唯一没穿军装的院士_图1-6

△顾金才

习近平看望 他是唯一没穿军装的院士_图1-7

△夏咸柱

习近平指出,你们是党和军队的宝贵财富,我一直惦念着大家,希望大家多出成果、带好队伍,为强军兴军作出更大贡献。撰文 | 孟亚旭
深度追踪

    高兴

    难过

    感动

    无聊

    愤怒

    搞笑

    路过
    »

    相关阅读

    发表对《习近平看望 他是唯一没穿军装的院士》的评论

    (发表评论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无关内容)

    目前还没有评论 【我要发表评论
    今日热点


    关于我们|节目信息|反馈意见|联系我们|主编信箱|招聘信息| 清除痕迹

    ©2018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