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美国中文网 首页 聚焦 查看内容

【聚焦】深度丨在美华裔应如何看待中期选举里这场Socialism浪潮?

时间: 2018-10-24 18:58| 查看: | 评论:   发表评论 |原作者: 张岂凡分享到微信

摘要: (特稿编辑 张岂凡)当民主党人踌躇满志想要至少夺回国会众议院控制权之时,今年中期选举初选最大的焦点却是民主党的内部“革命”。6月26日,一位名叫Alexandria Ocasio-Cortez的28岁波多黎各裔女性在大苹果市横空出世,在这颗瞬间闪耀政坛新星的身后,酝酿数 ...

(特稿编辑 张岂凡)当民主党人踌躇满志想要至少夺回国会众议院控制权之时,今年中期选举初选最大的焦点却是民主党的内部“革命”。


6月26日,一位名叫Alexandria Ocasio-Cortez的28岁波多黎各裔女性在大苹果市横空出世,在这颗瞬间闪耀政坛新星的身后,酝酿数年、被冠名“民主党社会主义”的浪潮似一夜之间在全美各地迸发。


【聚焦】深度丨在美华裔应如何看待中期选举里这场Socialism浪潮?_图1-1

Alexandria Ocasio-Cortez


波士顿市议员Ayanna Pressley、佛州塔拉哈西市长Andrew Gillum、密歇根前州众议员Rashida Tlaib……加上前总统候选人Bernie Sanders,在美国国会层面的舞台上,前所未有地走上了一批倡导社会变革的自由主义者。纵使这些持左翼进步主义政见的候选人在全美范畴下仍是灯火零星,但他们掀起的风暴已经在重塑着民主党,并且正在撼动整个国家的前进方向。


随着中期选举迫近,川普和共和党人也愈发感受到这股浪潮的冲击。继川普在《今日美国》(USA Today)撰文抨击民主党“社会主义者”政策主张后,白宫又在星期二罕见地发表长达72页的宣言批判这批左翼进步主义者,危言如果他们赢得选举将把美国变成“下一个委内瑞拉”。


纽约布朗士的“新”美国梦


没有美国人会不喜爱一个纽约布朗士(Bronx)的美好故事。有人说,如果一定要给美国梦找一个心脏跳动的地方,那一定会是布朗士。那些发生在20世纪中叶有关个人经济、文化繁荣故事,无论主人公是意大利人、犹太人还是爱尔兰人,有很大可能源自布朗士。


但在今天,布朗士与一个世纪前相比已经有了很大不同:在2010年国会选区地图划分时,南布朗士是全国最贫穷的选区;在今年的纽约州各郡民众健康排名中,布朗士排在最末一位;该区超过一半的民众生活极度贫困,有40%的孩童生活在贫困线下。


【聚焦】深度丨在美华裔应如何看待中期选举里这场Socialism浪潮?_图1-2

Alexandria Ocasio-Cortez竞选广告截图


“我出生在一个邮编号码能够决定你一生命运的地方。”Alexandria Ocasio-Cortez竞选视频广告中的这句深情独白很好地浓缩了她的“社会主义”政治理念:“在现代、道德、富裕的社会中,在美国不应该有人因为贫穷而无法生活。”


正是这种扎根选民的理念,让这位28岁的波多黎各裔年轻女性在今年6月的纽约州国会众议员民主党初选中,出人意料地战胜了身居众院民主党核心小组主席高位的10届在任国会众议员Joe Crowley。两人的竞选投入分别是19万元和340万元。处在深蓝的纽约州14国会选区,这颗政治新星近乎铁定会在明年成为国会中最年轻的议员。


【聚焦】深度丨在美华裔应如何看待中期选举里这场Socialism浪潮?_图1-3

Ocasio-Cortez接受美国中文网采访


Ocasio-Cortez的胜利无疑震动了民主党,也震惊了美国政坛。外界原以为“局外人”川普在2016年赢得共和党总统提名导致的党内分裂公开化会迫使共和党变革,但率先出现“叛乱”的却是民主党


在Ocasio-Cortez之后,塔拉哈西市长Andrew Gillum在8月28日惊险拿下民主党佛州州长提名,波士顿市议员Ayanna Pressley在9月4日战胜另一位10届在任国会众议员的Michael Capuano赢得民主党麻州第7国会选区众议员提名,还有更早时胜出的、有望成为第一位女性穆斯林国会议员的民主党密歇根州国会13选区众议员提名人Rashida Tlaib等等……这批“逆袭”者连同在2016年参加总统竞选时就已经刮出“社会主义”之风的佛蒙特州无党派国会参议员Bernie Sanders都主张着相似的左翼进步主义政见。


【聚焦】深度丨在美华裔应如何看待中期选举里这场Socialism浪潮?_图1-4

Ayanna Pressley (左) 和Ocasio-Cortez得知胜选后都曾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在川普这个共和党“异类”登上总统之位20个月后,一群在冷战时期会被视作“异端”、直到3年前仍难进入主流视线的“社会主义者”也开始真正登堂入室。


全民医疗Medicare for all


两年前总统大选无论是过程还是结果都带给民众太多“惊喜”,而在川普不乏戏剧化地执政近2年后,今年的中期选举或许也已超越了美国政治生态原有的左右范畴。那么,这些自诩“社会主义者”的左翼进步主义民主党竞选人,他们主要的施政立场又有哪些呢?


【聚焦】深度丨在美华裔应如何看待中期选举里这场Socialism浪潮?_图1-5

Bernie Sanders在“全民医疗”集会上


全民医疗 (Medicare for all) 是被提及最多的和影响力最广的一项议题。按照左翼民主党人的设想,全民医疗将大部分地取代现有的私有医疗保险,会是一个由公共财政资助、分配私人的保险系统,全部美国人都会投保,并涵盖所有必须的医疗服务。同时,全民医疗将不设共同支付 (co-pays) 和免赔额 (deductibles)。私人医疗保险公司将不被允许提供与之竞争的服务,但它们可以推出涵盖那些不必要的医疗服务,例如整形手术的产品。富人可以购买补充保险以获得更多的好处,而为了为全民医疗系统提供资金,最富群体将被增税,包括增加金融交易税。


Bernie Sanders在2016年竞选美国总统时就已经极力地宣传了这一主张。在这些民主党“社会主义者”看来,所有美国人无论富裕还是贫穷、无论年长还是年幼、无论健康状况如何,都应该公平地获得医疗服务。他们往往会援引欧洲一些发达国家全民医疗的成功案例来推崇这一理念,但他们也面临着有关巨额财政开支的质疑。无党派的国会预算办公室一直拒绝为全民医疗方案评估预算,因为这不会国会多数党的立法优先事项。而一些调研机构给出的数字是10年32万亿元。


【聚焦】深度丨在美华裔应如何看待中期选举里这场Socialism浪潮?_图1-6


川普本人也在选举关键时期参与到全民医疗的争论之中。总统少见地于1010日在《今日美国》发表评论文章,将矛头直指全民医疗政策,称该提议会终结现有健保体系,并剥夺老年人付出一生换来的福利。不过,由于川普文章中引用的大量数据、论据失实,不仅其观点迅速遭到驳斥,还令刊登文章的《今日美国》陷入失信风波。


在全民医疗之外,民主党“社会主义者”还倡导设立15元的最低时薪,高等教育免费,为无家可归者提供住房等等。从这些政策立场中不难看出,如同Ocasio-Cortez在竞选视频中传递出的理念那般,这批民主党人的施政视角着眼于中低收入人群,更关注福利政策,他们认为民主党只有同劳工阶层联系在一起才会有未来,同时还刻意地与众议院少数党领袖Nancy Pelosi为代表的精英进步主义者保持距离。而他们中的而不少,还对诸如废除移民和海关执法局ICE、禁止杀伤性武器更严控枪等更加激烈的政策表达支持。


变革浪潮已势不可挡?


今年掀起的这场民主党左翼进步主义浪潮很大程度源自于2年前因为Bernie Sanders参选总统而在全国范围植下的志愿者网络,他们相信战胜Sanders的希拉里•克林顿在最终大选中的败北证明了他们主张是正确的。加之川普上台后,不断推行保守政策引发的民意反弹,使得这批民主党人认定,是时候摒弃民主党人偏向中间派以确保安全的传统智慧了。


包括美国民主党社会主义者(Democratic Socialists of America简称DSA)、全新国会(Brand New Congress)等左翼民主党团体在中期选举中扩张了自己的影响力。


【聚焦】深度丨在美华裔应如何看待中期选举里这场Socialism浪潮?_图1-7

DSA成员在纽约市集会游行


在1970年代建立的DSA被认为是国内规模最大的社会主义政治团体,其成员直到2016年夏天不过6000余人,但截至今年8月已迅速扩张到约45000人。对于该组织而言,发展正面临最关键的时刻,但与国内其他大政治团体相比,其仍在雏形。同时,即便美国政坛对“社会主义”一词的使用已经趋于开放化,真正是DSA成员的民主党明星政客只有Ocasio-Cortez一人。而在更大范围的美国民众印象里,关于“社会主义”概念仍停留在冷战时期的敌对势力。而DSA的政治立场也非常激进,他们把资本主义视作一个压抑制度,在根本上非民主,其最终目标是实现社会对生产方式的控制,他们不仅希望改良资本主义,还要最终摆脱它


与之相比,Ocasio-Cortez、Bernie Sanders等左翼民主党人的政策主张有着极大差异,他们并不反对现有的私有制,许多政见也与社会主义理论相违背。即便如此,他们的进步主义主张也难有在短期内实现的可能性,但左翼政客对民主党的重塑已经开始。伴随着Ocasio-Cortez的胜选,越来越多的民主党候选人用进步主义包装自己的选营,一些在2年前鲜有人支持的议题为更多人拥护。


【聚焦】深度丨在美华裔应如何看待中期选举里这场Socialism浪潮?_图1-8

佛州州长民主党提名人Andrew Gillum


在竞争最激烈的41个国会众议员选区,有三分之二的民主党提名人都在自己的政见中,表达了希望扩大政府在医疗健保项目中作用的想法。大约三分之一的提名人更是对“单方付费”(single-payer)代替私营健保的“全民医疗”健保体系予以支持。而在国会中,支持全民医疗法案的民主党议员已经成为多数。


77岁的Shalala曾在比尔•克林顿政府担任过卫生部长,一直被视作精英化民主党成员。但在今年佛州国会第27选区众议员选举中,拥抱进步主义让Shalala重回华盛顿之路变得顺畅很多,她如愿赢得了民主党内初选。这个南佛州选区包含了新潮的迈阿密海滩、富裕的Coral Gables以及著名西裔移民区小哈瓦那,更重要的是在2016年总统大选中,希拉里在该选区领先川普接近20个百分点,是民主党在今年中期选举中誓从共和党手中夺下的最志在必得的席位之一。 


【聚焦】深度丨在美华裔应如何看待中期选举里这场Socialism浪潮?_图1-9

小布什总统2008年授予Shalala总统自由勋章


Shalala在20年前被认为是克林顿内阁中最进步的成员之一,但在今年的初选中,却不得不面对党内竞争对手的不够“进步”的质疑。她将自己称作“务实进步主义者”,支持一个温和版本的“全民医疗”,即允许所有年龄阶段民众参与当下只对老年人开放的政府健保项目,但也保留私营健保项目。这或许不够激进,但放在Shalala帮助克林顿进行健保改革的上世纪90年代,这一想法仍可谓是痴人说梦。


“我只不过比较务实,因为我参与过运营健保系统,经历过全国层面的政治。这不意味着我不是进步主义者。”Shalala解释说,她固然希望健保系统能够革新,但这样的过程在所难免。


华裔如何面对这场“狂热”


在非裔“社会主义者”Gillum成功拿下民主党佛州州长提名后,该州参议会民主党领袖Oscar Braynon非常直白地评价说,民主党人连续尝试了5次中间派白人路线都未获成功拿下州长,“为什么这一次不尝试些别的呢?” 


在三分之一的狂热者高呼‘我们得到了想要的人’的同时,剩下三分之二却表现得像是‘发生了什么?这个人是谁?’”民主党民意调查员Steve Vancore则这样形容这场初选,虽然大多数人心存问号,但“这就是历史”


【聚焦】深度丨在美华裔应如何看待中期选举里这场Socialism浪潮?_图1-10

维州暴乱


回到2年前,即使在川普势如破竹地赢得总统党内初选后,也很少有人能够预料到在不到20个月时间内,美国政治会发生如此多的变化。另类右翼团体制造的维州夏洛茨维尔暴乱,多项强硬移民新政,健保、福利政策调整,对全球的贸易战……即便川普在国会立法上只获得税改一个重要斩获,在美华裔的生活已经被深刻地影响了。


今年似乎未有征兆便突然走上前台的民主党“社会主义”浪潮同样有潜力在不久地将来改变美国政治格局。更为重要的是,无论是医疗健保、福利制度,还是高校教育、移民改革,这些民主党“社会主义者”致力于改革的事项都是华裔群体最关心的议题


【聚焦】深度丨在美华裔应如何看待中期选举里这场Socialism浪潮?_图1-11

华裔集会反对纽约市取消特殊高中考试SHSAT


愈加两极化的政治大环境中,长期以来被视作的中间派的华裔处境更显尴尬,如果简单地以左右为原则站队,恐怕已经难以全面反映代表华裔的诉求。例如,在健保、福利制度问题上,左翼进步主义者的主张更有利于华裔群体或者说更符合华裔的传统观念;在教育问题上,右翼保守派的主张的更能体现华裔的立场;而在更复杂的移民问题上,川普政府的改革思路违背了华裔注重家庭的观念,但自由派对无证移民的宽松态度也难获华裔认可……


无论是近期的纽约市特殊高中事件,或是之前的旧金山华裔社区大麻店等事件,虽然结果不尽相同,事件都传递出一个明确的信号:只有不断、强有力地发出自己的声音,华裔群体的利益才不会得到忽视。同样,无论两党的竞选策略如何偏离中间派,围绕民众关心议题施政的民主运行原则不会被改变,在常识愈加不管用的选战中,华裔切莫

深度追踪

    高兴

    难过

    感动

    无聊

    愤怒

    搞笑

    路过
    »
    今日热点

    关于我们|节目信息|反馈意见|联系我们|主编信箱|招聘信息| 清除痕迹

    ©2018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