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美国中文网 首页 社会 查看内容

安徽女子带走救命钱揭开儿子离奇身世:姐夫竟是孩子生父

时间: 2018-7-7 08:54| 查看: | 评论:   发表评论 分享到微信

摘要: 安徽合肥的成成是一个患有白血病的孩子,两个月前,他的妈妈带着给他治病的所有捐款一起消失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央视网消息:安徽合肥的成成是一个患有白血病的孩子,两个月前,他的妈妈带着给他治病的所有捐款一起消失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安徽女子带走救命钱揭开儿子离奇身世:姐夫竟是孩子生父_图1-1


刘梅(左)成成(中)周斌(右)

这个孩子叫成成,今年10岁了,自幼跟着母亲在外生活。2017年11月,他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而画面中正在争吵的这两人,穿黄色衣服的,是成成的妈妈刘梅,另一位则是自称为成成表舅的周彬。

母亲将患病孩子交给表舅后失联


周彬告诉我们,两个月前,刘梅带着给孩子治病的钱消失了,这是他们两个月以来的第一次见面。

周彬:4月20号左右,她说她手削苹果削开了,然后叫我来给她带几天孩子。

可之后发生的事,令所有人都感到意外。

周彬:结果她第二天就把孩子送到我老家去了,送给我妈妈,那天我还不在家。

周彬的妹妹:她把小孩子就放到我们后面那个医疗站,她自己都没下车,她就跟着车走掉了,小孩子自己跟着邻居走回来的。

从那以后,所有人都联系不上刘梅。不仅如此,周彬说,刘梅走的同时,还将存有给孩子治病捐款的银行卡一并带走。

孩子治病善款被母亲带走

记者在安徽省儿童医院见到成成时,他正在接受治疗,据医生介绍,他患的白血病属于高危类型,虽然在几次化疗后病情有所缓解,但之后还有一段漫长的治疗过程。

安徽女子带走救命钱揭开儿子离奇身世:姐夫竟是孩子生父_图1-4


刘梅

成成生病的消息传开后,他所在的学校以及县里的红十字会,包括一些众筹平台都对他进行了捐款,数额达到了22万元左右。成成生病后的半年里,他的妈妈刘梅一直在医院照顾他,也是他最大的依靠。

据了解,前半年里,成成生病所有的花费在10万元左右,周彬说,当天刘梅丢下孩子后带走的,正是卡里剩下的12万元捐款。

记者:那为什么这个钱会打到他妈妈的账号,而不是给孩子治病的公用账号呢?

周彬的妹妹:因为她是他的唯一的监护人,从法律上面说,这个钱就是给他妈妈的账号,就是他妈妈来监管。

之后的一个多月中,周彬多次尝试,始终联系不上刘梅,无奈之下,他只能在医院一直照顾成成,成成不住院时,他就和孩子在医院附近的出租房里生活。治疗和生活都需要费用,这让他一再感到力不从心。

周彬:肯定六七万肯定是,都是我妹借的,具体多少我不知道,但是每次我没钱了,叫我妹给我打几千,我们具体的款项不会少于六万块钱了。

刘梅消失后,周彬和家人向媒体求助,希望能让刘梅早日回到孩子身边,特别是要把孩子的救命钱拿出来给他治病。

母亲现身解释失联原因

在这件事被报道后一个半月左右,经过多方寻找,记者联系上了仍然身在合肥市的刘梅。

记者:你大概在4月20号左右选择了失联,就是离开,当时为什么要这样做?

刘梅说,当天自己的手在削苹果时不慎划伤了,需要去医院检查,一时无法照顾孩子,只好委托周彬帮忙。

刘梅:然后我去找那个医生去办一点事情,我还没有回来,然后周彬就说我走了,我当时回去我就很郁闷,我说为什么不等我回来?

刘梅告诉我们,当天周彬早早离开,她回家后越想越觉得生气,于是就在第二天一早,将孩子送到了周彬母亲家。此外,刘梅还道出了一个更加让人没有想到的秘密。

“表舅”竟是亲生父亲

刘梅:我当时有这个孩子的时候就告诉了他(周彬),因为我感觉身体不太对劲。

原来,2007年,刘梅在浙江打工时曾在自己的二姐家住过一段时间,而周彬是二姐的丈夫。刘梅说,事实上周彬并不是所谓的孩子表舅,而是孩子的亲生父亲。

记者:一开始的时候为什么就是说,是孩子的表舅?

周彬:因为一开始我毕竟就是说只能以孩子表舅的身份,对不对?我到派出所里报案,我说他妈妈说我是孩子的父亲,派出所也是这么解释,他说你凭什么说你是他父亲?

刘梅说,在孩子出生后,周彬和她也有过联系,但是周彬的态度让她很心寒,尤其是这次的事发生之后,周彬向媒体抹黑自己,让她不能接受。

孩子母亲要求做亲子鉴定

6月15日,在记者和民警的劝说下,双方终于同意见面。虽然双方都同意目前以孩子治疗为主,但是刘梅依然坚持要周彬先做了亲子鉴定,自己才会拿出治病捐款。在经过协商后,周彬也同意了当场做亲子鉴定。

最终,刘梅也拿出银行卡,到附近的银行将卡里的12万元捐款都全都转入了安徽省儿童医院的公共账户上,供成成治病使用。

父母双方未对孩子抚养问题达成一致


2018年6月26日,记者收到了鉴定中心给出的亲子鉴定报告,报告显示,根据分析,周彬确为成成的生物学父亲。

刘梅:这个应该他就要照顾,因为这是什么情况呢?我一个人说实在话是无能为力。

周彬:我们家里毕竟还有孩子,我还有负担,我也必定要出去打工,对不对?现在我们确实是没钱了,我不可能总是这样长期的借下去,而且我也借不到了。
目前,记者通过医院了解到,成成正在接受治疗,身体也在进一步恢复当中,但是父母双方并未对孩子的未来抚养问题达成一致意见。

深度追踪

    高兴

    难过

    感动

    无聊

    愤怒

    搞笑

    路过
    »

    相关阅读

    发表对《安徽女子带走救命钱揭开儿子离奇身世:姐夫竟是孩子生父》的评论

    (发表评论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无关内容)

    目前还没有评论 【我要发表评论
    今日热点

    关于我们|节目信息|反馈意见|联系我们|主编信箱|招聘信息| 清除痕迹

    ©2018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