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美国中文网 首页 社会 查看内容

要开放还是封闭?探访“零容忍”风暴下的美墨边界

时间: 2018-7-12 13:40| 来源: 环球时报|查看: | 评论:   发表评论 分享到微信

摘要: 编者按:为遏止从南部边界涌入的成千上万移民,美国总统川普5月初下令逮捕所有越界非法移民成人,迫使他们与子女分离。虽然川普后来在舆论压力下让步,暂停“骨肉分离”政策,但仍矢言拒让美国变成“移民营”,要继续“零容忍”政策,起诉非法入境的移民。川 ...
编者按:为遏止从南部边界涌入的成千上万移民,美国总统川普5月初下令逮捕所有越界非法移民成人,迫使他们与子女分离。虽然川普后来在舆论压力下让步,暂停“骨肉分离”政策,但仍矢言拒让美国变成“移民营”,要继续“零容忍”政策,起诉非法入境的移民。川普强硬的移民政策招致排山倒海般的批评声浪,与此同时,来自中美洲危地马拉、洪都拉斯及萨尔瓦多等国的难民,源源不断前往美墨边界,追逐自己的“美国梦”。近日,《环球时报》记者从华盛顿赶赴美国南部边境,一探究竟。

(一)我们刚一抵达,竟“惊动”了警察


美国得克萨斯州最西部的边境城市埃尔帕索,与墨西哥边境城市华雷斯城仅一墙之隔。在美国川普政府宣布对非法移民实施“零容忍”政策后,美国海关和边境保卫局在埃尔帕索附近的托尼洛小镇,建起第一个关押儿童移民的“帐篷营地”。


俯瞰埃尔帕索市。张梦旭摄


  《环球时报》记者从华盛顿辗转抵达托尼洛小镇时已近下午6时,整个小镇行人稀少,政府办公部门已经下班。记者向当地人打听,得知“帐篷营地”就搭建在位于该镇的美国海关和边境保卫局马塞利诺·赛琳娜边境检查站旁边的空地上。


  记者随后赶到边境检查站附近,看到那里停放了数辆当地电视台的直播车,主持人在离检查站还有约五六百米的距离就架起摄像机。对于中国记者的到来,他们非常惊讶,告诫我们说,美国边境执法人员非常不愿意媒体报道这件事,所以一定要小心,尤其不要跟他们顶撞,否则后果会很严重。


  听了他们的话,记者顿感压力大增。记者接着驾车前行,把车停在边检站的停车场。停车场附近是一块用铁丝网围起的巨大空地,里面排列着数个巨大的帐篷。这正是引发激烈争议的“帐篷营地”所在地。由于帐篷旁边有许多遮盖物,即使站在铁栅栏周围,观察视野也不太好。


  记者在铁栅栏外刚拍了几张照片,里面的工作人员就朝记者走来,呵斥记者停止拍照,并将我们带至其办公室门外。他们详细询问记者的来历、目的后,通知了附近的警察。很快,两名警察赶来,又是一番询问,然后他们要我们立即走出边检站工作区域,表示在边检站外可以随意拍照。



      位于埃尔帕索市附近托尼洛小镇的入境处,收容“骨肉分离”儿童的“帐篷营地”就在入境处旁边的空地上。张梦旭摄


  无奈之下,记者只好将车开出边检站。这时,我们距“帐篷营地”已近500米,仔细寻找才能看到帐篷顶部露出的白色尖角。实地采访一开始就遇到挫折,着实让记者意外。记者之前曾数次向美国海关与边境保卫局、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难民安置办公室发去采访申请,也都石沉大海。



收容儿童的“帐篷营地”建在荒原上,夏季气温高达40摄氏度。张梦旭摄


  (二)当地专业人士:移民政策一片混乱!


  在距托尼洛小镇约5公里的法本斯小镇,《环球时报》记者遇到20岁的琳达,她在当地社区学院学护理。“我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如果有人把孩子从我身边强行带走,我会发疯的。”她说。


  琳达童年时被父母从墨西哥非法带入美国,迄今没有拿到公民身份,但拥有正常入学、就业的权利。琳达对自己目前的生活状况表示满意,但言谈中总透着对未来的惶恐,毕竟美国移民政策“一日三变”,对她来说“将来”有太多不确定性。琳达的老家就在一墙之隔的墨西哥,但这么多年始终没有回去过,“因为一去就有可能回不来了”。



位于埃尔帕索市的美墨边界隔离墙。张梦旭摄


  在美国庞大的非法移民群体中,儿童不在少数。得州难民服务中心向《环球时报》记者提供的资料显示,“无人陪伴儿童移民”非法进入美国的人数,从2012财年的13625人猛增至2016财年的59170人。如何对待这些儿童,让美国政府颇感棘手。


  “我们的移民政策体系一片混乱。我作为从事这一领域工作的专业人员,也只能保证给你介绍的所有情况在过去是正确的,对于明天管不管用,我也只能看新闻才知道。”得州难民服务中心“无人陪伴儿童移民”项目部主任金伯莉·阿尔瓦雷斯对《环球时报》记者如是说。


  据金伯莉介绍,“无人陪伴儿童移民”是指18岁以下、在美国没有合法移民资格、没有父母和监护人陪伴的儿童。比如在“零容忍”政策下被迫分离的儿童,如果无法同父母团聚,身份就变成“无人陪伴儿童移民”。对于这一人群,美国卫生和公众服务部难民安置办公室在全美有100家外包的儿童安置中心,这类儿童在边境被发现后,由边境执法部门移交给儿童安置中心。如果有收养人或儿童在美国的亲戚愿意收留他们,难民服务中心会对申请人的资质进行评估,做出同意或不同意的决定。


  “从过去的情况看,这类儿童最终能实现家庭团聚的比例不到10%。”金伯莉告诉《环球时报》记者,难民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会一直为这些儿童申请庇护身份,直到18岁为止。


  金伯莉从事这项工作已有5年,处理过的“无人陪伴儿童移民”案子达上百件。她说,这些儿童多数来自洪都拉斯、危地马拉和尼加拉瓜,身世都非常悲惨。不少父母忍痛把孩子送到美墨边界,有的家庭向“蛇头”付高额费用,全家都指望着孩子到美国后打工还钱。穿越边界是一段极其艰难的旅程,因迷路、交通事故等丧生的孩子不在少数,还有孩子被犯罪集团绑架,女孩子惨遭暴力侵犯。


123下一页
深度追踪

    高兴

    难过

    感动

    无聊

    愤怒

    搞笑

    路过
    »

    相关阅读

    发表对《要开放还是封闭?探访“零容忍”风暴下的美墨边界》的评论

    (发表评论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无关内容)

    目前还没有评论 【我要发表评论
    今日热点

    关于我们|节目信息|反馈意见|联系我们|主编信箱|招聘信息| 清除痕迹

    ©2018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